首 页 道教文化 丹道养生 道教典籍 人物教派 周易风水 道教时讯 凤凰山 道家偏方 在线算命
s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人物教派 > 宗派流源 >


南宗传承

[ 作者:丹东道协网 ] [ 收藏此页 ] [ 欢迎投稿:4729566@qq.com ] [ 日期:2012-09-14 19:49 ]

南宗传承
张伯端及南宗的传承

         张伯端,字平叔,后改名用成,号紫阳,道教金丹南宗,也即道教紫阳派的祖师。浙江天台人。张伯端生于北宋太平兴国九年(984),卒于神宗元丰五年(1082),伯端年轻时聪明好学,虽然热衷于道教和道法的研究,但对内丹之法,始终不得其要领。五十岁以后,由于世态炎凉和仕途的失意,而对道教的信仰愈来愈强烈,急切向往神仙长生不老的生活。熙宁二年,八十五岁高龄的张伯端终于遇到了明师,“得金液还丹之妙道”,使自己在精神和思想上获得了解脱。而熙宁八年完成的《悟真篇》,终于使他成为了一派宗师。张伯端的一生充满了磨难,他的道教著作除了《悟真篇》外,还有《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》、《长生要义》和《金丹四百字》等(陈钟镇,《天台山文化史》,民国铅印本)。张伯端的内丹修炼之术给当时的道教内部带来了新气象,使之出现了与当时三种趋向有别的新趋向。(葛兆光:《道教与中国文化》,上海人民出版社,1987年版)即向老庄归复,与禅学融合,屏弃夸诞鄙俗的羽化飞升,祭醮禳禁等巫仪方术。从而逐渐巩固了其以内丹炼养为旨的宗教地位,开创了道教内丹南宗一派。
  关于南宗的传承,明都仰的《三馀赘笔》是这样记载的:“其南宗者,谓自东少君得老聃之道,以授钟离权,权授唐进士吕喦,辽进士刘操,操授宋张伯端,端授石泰,泰授薛道光,道光授陈楠,楠授白玉蟾,玉始授彭耜”。另据南宋王庆升《三极至命筌蹄》载:“天台怡真先生谪自紫阳真人,宿德不渝,感西华夫人发枢纽,而授之以口诀,道成,授杏林石泰以《悟真篇》,杏林道成,授紫贤薛道光以《还源篇》。紫贤道成,授泥丸真人以《复命篇》,泥丸道成,授紫清真人白玉蟾以《翠虚篇》,厥后之闻道者,紫清之徒也”。再据元戴起宗的《悟真篇注辨》:翁葆光“亦真人的派”,“真人传石杏林,杏林传紫贤为第三代,此世之知者也;真人传广益子,广益子传无名子,亦为第三代,此世之罕知也”。从以上记载可看出南宗初期的传承关系如下:
  张伯端——石泰——薛道光——陈楠——白玉蟾——彭耜……
      |
      └广益子——无名子——若一子……
      (刘永年)(翁葆光)
  上面这个关系,根据所学理解的不同,大略可分为二派:石泰、薛道光、陈楠、白玉蟾等嫡传弟子属于清修派,主张“药物具足于自身”,应一己独修。广益子刘永年,无名子翁葆光等弟子则属于男女双修派,包括陈达灵、陆子野、戴起宗、陆西星等,其理论和修炼方法同清修派基本一样,唯独以为“真铅”必须取之于同类异性之身。
  南宗到白玉蟾时,是为最兴盛时期,其时,由于白玉蟾的努力,南宗理论传承有人,教团组织也初具规模:
  张伯端……白玉蟾
  ┌────┬───┬──┬───┬───┬───┬───┬───┬─
  潘长吉 王金蟾 彭耜 留元长 张云龙 叶古熙 赵牧夫 詹继瑞 陈守默
       |   |
      李道纯 萧了真
       |
      苗太素——王志道
  这一期间,以王金蟾一系(据陈国符《说周易参同契与内外丹》,天津大学学报第6期)尤为兴盛,其中李道纯较为重要。李道纯字元素,号清庵,又自号莹蟾子,都梁(今湖北武冈)人。其学得王金蟾授受,并兼取北宗,道成后,精研道意,广授门人。他谓丹道之玄关即“中”字,能“致中和”则“四大咸安,百骸俱理”,由此成为南宗“中”派的开创者。李道纯著述甚丰,主要有《护命经注》、《大通经注》、《洞古经注》、《清静经注》、《清庵莹蟾子语录》、《中和集》、《周易尚占》等。
  除了嫡传和别传两个体系外,张伯端还有一个体系,其传承次第为张伯端——马处厚——张坦夫——陆师闵——陆彦孚,这体系由于承传者非宦即官,因此流传不广。另外,据《道教大辞典》截:张伯端“丹成返台州,传道授徒”。这个记载使我们可知张伯端在台州还有一个传承体系,但这个体系,由于种种原因,已失之记载,无据可考。以后,由于南宗后继无人和势力弱小,亦因未受元室重视,加上兼通南、北二宗的上阳子陈致虚和莹蟾子李道纯及其内丹理论,极力融合二宗。自此,南宗统归同源异流、势力强大的全真,与全真道合流。

 

上阳子陈致虚与莹蟾子李道纯(南北二宗合流之重要人物)


陈致虚

陈致虚是南宗道士(亦融有北宗之学),但鉴于当时金丹北派(全真道)的势力远盛于南宗,故而将自己师承之系统与全真道相联系。自谓:“我黄房公(宋德方)得于丹阳(马钰),乃授太虚(李珏),以传紫琼(张模),我缘督子(赵友钦)得于紫琼。”又称:“金丹之道,三十四传而得双玉翁(李珏),又三传至于予。”宋德方后为邱处机弟子,曾受邱处机遗命编纂《大元玄都宝藏》,是元代有名的全真道士。陈致虚谓其号黄房公,是李珏至陈致虚一系的始祖,此事于史无据。陈铭珪《长春道教源流》已疑其为陈致虚之假托。
入元以后,金丹派南、北(全真道)二宗,经过较长时期的认同,已逐渐产生合并二宗的要求,至元代中期以后,二宗合并的条件业已成熟。本属南宗、而自认为北宗正统的陈致虚,自然成为南、北二宗合并之中介与积极推动者。他在《金丹大要》里构造了一个金丹法统,为二宗合并提供了共同尊祀的祖师谱系,谓:“华阳玄甫、云房、洞宾授受以来,深山妙窟,代不乏人,……燕相(刘)海蟾受于纯阳(吕洞宾),而得紫阳(张伯端),以传杏林(石泰),紫贤(薛道光)、泥丸(陈楠),海琼(白玉蟾),接踵者多。我重阳翁(王嚞)受于纯阳,而得丹阳(马钰),全真教立,长春(邱处机)、长真(谭处端)、长生(刘处玄)、玉阳(王处一)、广宁(郝大通)、清静(孙不二)诸老仙辈,枝分接济,丹经妙诀,散满人间”。他将全真道祖师王重阳刘海蟾并列(同师吕洞宾),而把南宗尊奉的张伯端等南五祖作为王重阳的晚辈,显然含有抬高全真、贬降南宗之意。但这种排列却真实地反映了当时全真势强、南宗势弱的现实,又符合元代皇帝早已封王玄甫、钟离权、吕洞宾、刘海蟾、王重阳为“真君”、“帝君”的“皇命”,因而后为南北二宗人所接受,成为二宗合并后共祀祖师的基础。可见陈致虚对南北二宗的合并作用颇大。
陈致虚弟子甚众。较著者有王冰田(初阳子)、潘太初(一阳子)、车兰谷(碧阳子)、明素蟾(宗阳子)、欧阳玉渊(元阳子)、余观古(心阳子)、李天来(来阳子)、张毅夫(四阳子)、夏彦文(得阳子)、赵仁卿(扶阳子)、邓养浩(南阳子)、赵伯庸(致阳子)、陶唐佐(东阳子)等,多为元代擅长金丹之道士。

 

 

李道纯

李道纯,宋末元初著名道士、道教理论家。字元素,号清庵,别号莹蟾子。都梁(今湖南武冈)人。生卒年不详。为南宗白玉蟾再传弟子,入元后自称全真弟子。后人称其学说及内丹修炼为内丹中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