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道教文化 丹道养生 道教典籍 人物教派 周易风水 道教时讯 凤凰山 道家偏方 在线算命
s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丹道养生 > 道家医方 >


中医治疗感冒.雷立屏的家中,永远点着昂贵的沉香,“古人

[ 作者:丹东道协网 ] [ 收藏此页 ] [ 欢迎投稿:4729566@qq.com ] [ 日期:2013-09-03 19:33 ]

“我们的医学系统,不是按照西方术语说要生什么准确的病,可是会叫人躲避,并且叫人强壮身体。即使疫病来了,免疫力强的人也能躲过疫病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治感冒的中医哲学

  雷立屏的家中,永远点着昂贵的沉香,“古人就发明了香气驱邪避秽,我们现在不用真是浪费”。她不喜欢医院里的味道,“说白了,那就是邪气”。所以,她自己治病,一概在家中进行。
  看见雷立屏用于针灸的不锈钢长针后,不熟悉中医的人都会感到惊恐——足足有10多厘米长,是在苏州专门定做的,比起一般的针灸用针更有弹性。
  “莫非是全部扎到人身上吗?”雷博士大概觉得我这话问得太多余,让徒弟给我示范,10多厘米的针全部扎进人的身体里,被治疗的对象大叫起来,不是因为疼痛,而是长针在疏导经络,导致了他体内的气息在迅速调整。
  雷立屏出身中医世家,小时候就跟着外祖父荆乃同给病人看病,中医学院毕业后又去法国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。“我的法国导师是第一个试图用现代科技寻找出经络位置的学者。”这也是雷立屏愿意去随他学习的原因之一,经络这种看不到摸不着的神秘之物,却是中医治疗疾病的依据之一,长期以来,西方医学语汇都很难解释中医。
  “用西方逻辑来看中医,总会觉得我们的许多说法都没有根据。”可是雷立屏并不想做中西医的沟通者,她觉得中医不是西方的逻辑思维体系所能解释的。“我们中医是一套辨证思维体系,觉得人体是一套动态的平衡系统,中医一旦进入机械化,就完蛋了。”
  前些天,她被请去给一位90多岁的老人治疗感冒发烧,老人发病已经3个月,前面请的也都是名医。“那些名医大概受西方逻辑思维体系影响太深,总觉得发烧是热症,需要散热,我一看药方就大惊失色,开的是银翘散,加上犀角,还有安宫牛黄丸。老人级别很高,像犀角这种都是珍贵药材。”可是,尽管方子按照逻辑来说是散热的,而且都是贵重药,“可是,老人家90多岁,而且烧了3个月,都已经虚到什么地步了,还要散?”她立刻把方子修改了,把发散的药全去掉,结果按照新方,老人3天就退了烧。
  “中医最重要的就是辨证体系,要按照个体不同情况,再确定治疗方案。而且,这方案是随时随地变化的。现在的很多中医院的医生给人看病,一开7天药,说你吃了再来看,哪能这样?这在传统的中医治疗中非常忌讳,应该是医生随时和病人沟通,吃了几帖药后看病人有什么变化,迅速更换药方。因为病人的身体是个不断调整的体系,所以不能机械地看待病人的身体。”
  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员周超凡举了不同的例子来向我说明类似问题——1957年石家庄的流行性乙脑爆发,当时中医用加味白虎汤治疗,效果很好;1961年北京再次爆发同样的疾病,可是用同样的药作用不大,周恩来总理找到当时的北京名医蒲辅周。“蒲老说这一年气候和节气变化很大,不能单独用白虎汤,而是先加了去湿的苍术,到了夏天,又加了附子,及时控制了流行性疾病。”
  周超凡说,中西医的最大区别是,中医是个体性治疗,“不同的天时、地气和人群,治疗的方式都不一样”。同样的病,按照不同的症,也要开出不同的药方,“就算是群体性的传染病,老人、孩子和成年人的药方肯定不一样。相反,西医更像工厂化的治疗方式,一种病,相对应的都是某种药”。
  雷立屏觉得,中医虽然没有显微镜,不知道某种细菌或病毒的模样,“可是我们针对外界的邪气早就有了预防之道,《黄帝内经》里就说了,贼风避之有时,开篇就讲要避,要恬淡虚无,没必要有事没事戴口罩瞎害怕,那样就会真气内生、强壮体质”。在雷立屏看来,老祖宗说过的话应该重视——“我们被西方思维影响久了,总觉得老祖宗说邪气看不见,摸不着,很虚无。其实老祖宗根据天干地支的推算,是可以算出每年的气候变化和可能流行的疫病的。在中国文化语境里,中医不是单纯的医学系统,是和天文学、哲学不可分的。”去年就有很多人研究,今年五行缺金,春天木气旺盛,会有大规模疫病流行,“我们的医学系统,不是按照西方术语说要生什么准确的病,可是会叫人躲避,并且叫人强壮身体,即使疫病来了,免疫力强的人也能躲过疫病”。
  即使躲不过,在雷立屏看来也不用紧张,“只要辨清了症状,就有一套由表及里的治疗办法。中医观念里,万变不离其宗,管它是什么类型的感冒,什么类型的传染病,传染到人体上各有各的表征,中医根据每个人的体质和症候制定出不同的治疗方案”。
  2003年“非典”流行时,雷立屏正在广州,和她的老师邓铁涛一起,用中医治疗“非典”病人。“刚开始根本不明白这种病毒的种类,当然也没有治疗的特效药,可是我老师说能治,当时他已经87岁了,还上了第一线。他的主要思路就是芳香化湿、补中益气,开个窍把邪气导走,听起来很玄虚,可是说到底就是提高每个人的免疫能力,这样才能控制发热中枢。事实证明,他的治疗方案也是有效的。”
  周超凡说:“不管病毒如何变异,中医可以先按照发病的症状进行治疗,扶植人本身的免疫系统。这样,中医治疗往往能占一定的先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中医视野中的感冒发生学

  罗大中是北京中医药大学的诊断学博士,博士论文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舌诊,他开玩笑告诉我,“看了几千幅舌头的照片”。因为父亲是中文系毕业,母亲是祖传中医医生,所以,他比一般学中医的人更喜欢研究古代中医医案,包括医学史。这样,他对中医治疗各种疾病的发展脉络很有研究。
  他最早是因为在网络上发帖子“神医这样治病”而引人注意,那个帖子是研究了无数古代医案的结果。“我不少朋友是学西医的,想动员自己的孩子学医,可是无效,结果不少孩子看了古代医生怎么看病后,对学医发生了兴趣。”说起来也并不神奇,那些古代医案本身就充满了矛盾和冲突,恍如一个个推理小说。
一般人习惯说是张仲景的《伤寒论》第一次系统论述了风寒,可是罗大中觉得,其实失传的医书《辅行诀》更早介绍了五脏用药法,反映了早期伊尹商汤时代的医疗成果,早于张仲景。
  “这本书是南朝齐梁陶弘景记载整理的前人医疗成果,历代缺乏研究,民国年间出现,很快又失传了,最后说是‘文化大革命’时候被烧毁了。近年一个祖传的中医世家后代把书背了出来,我们中医学院不少人研究过了,确实是反映张仲景之前的医疗成果的医学著作。”罗大中说,书里已经提出了寒症热治、热症寒治。
  “为什么张仲景提出了伤寒论?可能是时代决定的,那个时代正好寒气入侵人体比较多,张仲景自己家里有大量病人估计都是寒症,所以他着力研究寒症的治疗方法。不过他开出的药方很多是延续《辅行诀》的,而《辅行诀》又有很多是延续道家的治标方法的,很多方的名字还看得出来,像青龙汤、白虎汤什么的。”
  同样喜欢研究古籍的雷立屏发现,张仲景生活的年代正是疫病横行的年代。“‘建安七子’中有五个死于同一年份,正是疫病的结果。张仲景的亲族也因为大规模的时气感染,死亡了200多人,这种时气,我们现在看来肯定就是某种外感性传染病,他发明的桂枝、麻黄汤等一系列的汤剂,从六经辨证,对大型传染病很有效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