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道教文化 丹道养生 道教典籍 人物教派 周易风水 道教时讯 凤凰山 道家偏方 在线算命
s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丹道养生 > 道家医方 >


道医治疗学——奔豚气疾病本文——人文历史中居首位

[ 作者:丹东道协网 ] [ 收藏此页 ] [ 欢迎投稿:4729566@qq.com ] [ 日期:2013-09-03 19:22 ]

《道医学》作者熊春锦

 

奔豚气之病,对于学习、了解、区分、鉴别道医学、中医学、西医学的不同学术特征、方法论特点,可以说在各种疾病中,是一个非常具有代表性、典型性的病种。如同道医学、中医学、西医学在研究经络是否客观存在一样,已经形成了各自的特征。在研究经络学中,道医学是自己内观体验,物格而自明;中医则是依据前贤古籍经典而力争;西医学则是先在尸体上以解剖刀觅寻,遍寻不着则否定,继而又在活体上以神经学、血液动力学、体液学等等张冠李戴而强名。

奔豚气,由于在东方和西方发病率都较普遍地存在,发病率并不低。而且此疾病的典型患者,皆有始发于脐下腹中,有物成团状,构成典型疼痛,并且此团状物能在脐上直线上升运动,长驱直入而运动至喉颈,然后慢慢散开而消失。发病过程病人体感明显,过程清晰,症状典型,临床上部分医者甚至可能详细观察到患者全过程的“团状物无中生有”,至喉而自行“有化为无”。从而使西医难以准确予以定名。但是,这种“无中生出有,有又自化无”的气机病变聚集和消散过程,却又无可辩驳地证明了道医和中医气机生出病机的科学性。所以特别值得分析与研究,在分析研究中确立道医与中医科学性的坚实地位。为了使读者更深入地了解道医学,这里特此对奔豚气,作一些系统性的分析,虽然可能仍然难以全面周全,但是纲要基本立于其中,可能会对读者产生抛砖引玉的作用。

病名概述:

“奔豚气”,是一个古病名,豚:音囤tun,豚,即小猪。这一命名,典型地表现出黄老形名学说在传统中医学中的应用,并且直指病因中内在的原理:猪为亥,属水。正如《灵枢》、《难经》、《金匮要略》,《医宗金监》等医籍中所说,奔豚气,为五积之一,属肾之积。

奔豚,即贲豚,首见于《灵枢 邪气藏府病形》篇。《难经 五十六难》曰:“肾之积名曰奔豚,发于少腹,上至心下,若豚状,上下无时。”《金匮要略》:“奔豚病,从少腹起,上冲咽喉,发作欲死,复还止,皆从惊恐得之。”《经》曰:“惊则气乱,恐则气下……”。肾主惊恐,故奔豚之病因,当责之于肾,其病机则为寒邪上冲所致。故其症若豚奔。《伤寒论直解》:“豚为水畜,性燥善奔也。”

病机辨证:

张仲景在其名著《金匮要略 奔豚气病脉症治第八》中,将此病作了系统阐述。“病有奔豚,有吐脓,有惊怖,有火邪,此四部病皆从惊发得之”,张仲景在此只是未直揭其中的气机原理,因为古中医从业者熟读《黄帝内经》,以《经》为宗旨,以精气神三宝为根本而揭示疾病,无需处处赘述。此说,阐明了奔豚气的病因与精神情志异常影响气机有关。惊,属于肾中情志气乱的诱发原因,其中惊为外因诱生;恐,则为内阴生成,而并不是单纯是指惊吓或恐惧。因肾气为先天之本、后天之倚,因此肾内的情志病气可以诱发其它四种情志病气的发生。奔豚气的病因,有因情志活动产生内邪之气,损伤肝肾而生成病气,亦可能下焦潴留寒水之气未化,复因汗出过多,外寒侵袭,汗后心阳之气不足,肾脏阴寒之水气乘虚上逆,以致病气从少腹上冲,直达心下。本证发病,多与肾、胃、肝、心三脏生成的病气有关,并与冲脉的结构传输关系尤为密切。

奔豚气,病名就形象地直言其病状。是一种发作性腹部绞痛,下腹气上冲胸,直达咽喉,胸闷气急,头昏目眩,心悸易凉,烦躁不安,甚则抽搐、厥逆,发作过后如常,少数病例或兼有乍寒乍热,灼热如炙,或夹杂寒热往来,以及吐脓症状。其辨证要点是气发脐中,其气上冲,“腹痛”常兼而有之,部分病例兼有“往来寒热”或者灼热、抽搐、昏厥。“气发脐中,其气上冲”的表现,患者常为明显或非明显地自觉有一股气,在脐内或脐周萌动以后,从下腹部上冲至胸咽区域;部分人对其气的上冲过程,并无明显感应,仅仅感觉咽喉或胸中窒塞而已。这类非典型性的病例,常伴有肝气久郁、情志失调的其它一些疾病共生存在。故对于非典型性的奔豚气疾病,应当认真分析与把握,避免误诊的可能性。

西医比对:

西医研究疾病,因为完全是从太极白境中展开研究,建立认识论。研究的范畴局限于意识、体液、骨肉这三个有质有形的系统中,完全未能进入有质无形的精、气、神三大系统中,未能以唯德辩证法,居中统驭精气神和识血骨。不能认识气化生形而留于形内,气运的“否”和“塞”,才是一切病机生成的根本性原因。所以也就天然地具备着局限性和片面性。而且对疾病的确认常常是独立认证,分散确立。这是因为西医学缺乏认识人体内精、气、神三宝的理论和方法,是纯粹的外求法。未能建立从气机学说中认证疾病的机制,而近代中医学也常主动放弃气机学说论病,也就更难与西医相中和共生,只有道医学仍然坚毅地持守于生命的真相而以气机学说论病,这是三种学术的不同点之所在。也是从医者必须明于心智之处。

西医常常将奔豚气这一典型的气机病因、病理现象,分散割裂开来确定病名。例如,西医学中常常分别以神经官能症,血管痉挛综合症,腹壁肌肉痉挛,肠道积气痉挛,原发性高动力性综合征,等等病名,分散而孤立性地确定众多的病名。而且,对于非典型性的奔豚气病,则又常常误诊为胃肠炎、胃肠痉挛、尿路感染、尿路结石、盆腔炎、附件炎等疾患。

西医学由于不明气机的机理,所以并不能完整地阐释奔豚气这种非常典型的气机病。所以,奔豚气病,非常有益于我们在三大医学领域之中,找到传统中医学的定位,有益于中医逆溯于道医,清醒地观察到中医与西医的区别性。因为唯有道医学和传统中医学才能揭示和把握这种典型的气机疾病。以奔豚气一类典型的气机病变分析道医、中医、西医案例,在理论上确立传统中医的地位性。预防中医从业者被动性地在西医的劳改营中,患上“斯德哥尔摩综合症”而自毁真正的中医。

道医分析:

道医察病,居道○,用德一,不离精、气、神三宝,道医辨证,重视气机中的水火平衡之变。奔豚,是一种极其典型的气机异常发病。气机异常活动,是此病的关键所在。道医重视以简驭繁,以外因为导向,直追内因和本因,“知其白,守其黑”,分析不离质元的精和气以及物元的经脉传输系统。不被疾病的表象所惑。抓住质元气的质变和病变,“物格”于病气的形成和在经脉中的异常传导,“知至”其内因和本因而进行疏导、化解与清除。

始发内因分析:

《难经》在对“肾之积”进行内因中的始发病机时分析时说:“脾病传肾,肾当传心,心以夏适王,王者不受邪,肾复欲还脾,脾不肯受,故留结为积。”这段分析,对解析奔豚气的初始气机成因,具有深刻的指导意义。肾之积常始生于夏,常因患者信德不足与脾胃失养,使脾土胃气失之于淳厚,后天之本的脾胃必然先自损妄意情志活动或者外损于饮食内伤,因而产生阴土妄意之邪气,脾中邪气以克侮之局,必先自然地侵入肾内克制肾阳玄冥之阳水,使肾中产生邪气,生成阴水。而这种阴水邪气本应当入侵克制于心火,但由于心火恰逢当旺之时,而无法侵入克制。故此邪气就会经中焦流动而扑向脾胃,阴水欲侵土,土必拒而不受,阴水才会反弹而回,滞留并且沿内脉道渗入下焦,囤结而成为肾之积。这一段论述,有利于医者从道医和传统中医的整体观、系统论上总揽患者体内气机致病的原发性概貌,分析掌握内五行的平衡自主性调节功能状态,有利于从全局观中分析掌握患者的病机,以及疾病发展趋势与转归的调节把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