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道教文化 丹道养生 道教典籍 人物教派 周易风水 道教时讯 凤凰山 道家偏方 在线算命
s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丹道养生 > 道教外丹 >


略论道教外丹中的几种矿物金属(续完一)

[ 作者:丹东道协网 ] [ 收藏此页 ] [ 欢迎投稿:4729566@qq.com ] [ 日期:2012-12-02 15:53 ]

  三、论服食黄金

  现代医药学中常用动物作药理实验。试制一种新药,也要先在动物身上试验疗效。古代服丹求仙者也有他们的鉴别丹药是否成功的方法,就是“试以作金,金成者药成也,金不成者药不成”。如果得到的是真正的药物精华,那它一定能作成金,当然也就能令服食者成仙度世:“金若成,世可度,金不成,命难固。”(《黄帝九鼎神丹经》)作金不成的药,达不到使人成仙不死的效果,勉强服食是无济于事的。在试丹法的背后,隐伏的仍是“丹精生金”的观念。

  但服食丹砂等药剂化作之“金”,不也是可以汲取诸药的精华吗ς李少君的益寿之方还只是停留在“煮铁,饮之”一类服药方法的思维水平上,很快术士们便发明了多种直接饵食化作之金的方法。《黄帝九鼎神丹经》中说:

  凡欲长生,而不得神丹金液,徒自苦耳。(卷一)

  神丹,就是炼成的丹药;金液,则是用此丹药化作之金后经溶解处理的产物。与这部丹经同时于两汉之际出世的《太清金液神丹经》¹0中说:

  金液丹华是天经,……六一合和相须成。黄金鲜光入华池,名曰金液生羽衣。

  其中还详细记载了作“金液”的具体方法:

  以一株神丹投水银一斤,合火即成黄金,……以绣囊裹之,先净洁。作苦酒(醋,即华池)令酽。不酽不可用也。既成,清澄令得一斛,……金在醋中过七日,皆软如饵,屈伸随人,其精液皆入醋中成神气也(卷上页十七)。

  宣帝时,桓宽作《盐铁论》,其中说到燕齐方士对秦始皇“言仙人食金饮珠”(卷六《散不足》第二十九),此记载实际上很不可靠。司马迁著《史记》,有“闻疑传疑”之誉(司马贞语),其述始皇访仙求药事颇详,从未提及神仙服金之类,晚于他数十年的桓宽何由得知ς如果说桓宽的话仅反映了汉代人的想象,则较可信。事实上,西汉时期方士饵食之金,都是用“神丹”点化而成的金黄色产物。西汉末年,桓谭《新论》曾记史子心为太后炼丹作金以为延年药之事。太后本来对作金无兴趣,“闻金成可以作延年药,又甘心焉”。(《抱朴子·黄自》引)。亦可为证。

  金属一类沉坠之物不可吞服,是十分容易得到的认识。所以,古医方中用铁,也只是水煮而饮,李少君以药金制器饮食为用,其法类似。但当各种作“金液”的方法出现后,直接饵服真金也就开始了。自然界中的黄金既然是由丹砂演生而成,当然也可以提取其中能化成“神气”的“精液”,服之使人延命成仙。

  服食黄金的最早记载见于《孝经援神契》。因为《白虎通》中已提到这一纬书篇名,所以它当属西汉末期或东汉初的东西¹¹。其中载:

  仙药之上者丹砂,次则黄金,……而此纬书也已明载:

  石润苞玉,丹精生金。

  可见,服食黄金确与丹、金相生观念相关联,故黄金从跻身仙药的开始,就排列在丹砂之后。

  先民们认识黄金可能很早。在河北藁城县商代中期遗址¹4号墓中,有金箔出土¹²,说明当时已了解黄金柔软、延展性好的特性,并能进行简单锤打加工。但黄金没有特别重要的实际用途,远古多作为器物文饰之用。《尔雅·释器》:“黄金谓之璗,其美者谓之谬。”古代以玉为宝。石器时代己广泛采取玉石制作装饰品和礼器,它的地位高于其它物品。所以,尽管黄金具有种种难得的品性,如有光亮的金黄色和强金属光泽,比重大,延展性佳等等,仍被看作不过是玉一类的宝物罢了。直至西汉,黄金仍在玉之下。《毛传·瞻彼洛矣》:“天子玉琫而珧珌,诸侯璗琫而璆珌”。天子用玉、珧饰剑柄和剑鞘,诸侯只能用黄金。

  战国时期,人们想象神仙所食之灵药有“玉膏”之类,没有黄金。炼丹术最早选择丹砂,没有选择黄金。原因就在于,黄金既无玉之至贵至重,亦无丹砂之至灵至妙。

  “服金者寿如金,服玉者寿如玉”,金在玉前,大概只是炼丹术发展到东汉,开始出现服金才有的说法。

  “五石丹”这一早期丹方后来成为多种道教著名丹方的基础。如葛洪书中所说的“九光丹”,《黄帝九鼎神丹经》中第六鼎“炼丹”,即是由五石再加矾石、雌黄和石胆而成。武帝元鼎四年,方士公孙卿利用汾阴出土大鼎之机,上献鼎书,杜撰了“黄帝得宝鼎宛朐”和“‘黄帝采首山铜,铸鼎于荆山下,鼎既成”,黄帝得道骑龙上天等故事。这部丹经的命名,或许与之有关。该经名冠“九鼎”,实际上各鼎神丹之间并无明确的逻辑联系,间或还有重复,带有凑足九鼎的意味,反映了炼丹术初期丹方丹法材料尚欠丰富的特点。它不谈服食黄金。东汉魏伯阳谈到这部古传丹经时,口吻十分恭敬:

  惟背圣贤,怀元抱真,服炼九鼎,化迹隐沦。

  在《周易参同契》中,他还提及“先白而后黄兮,赤色通表里,名曰第一鼎兮,食如大黍米。”所论即为九鼎神丹中第一鼎丹之内容。

  汉代《神农本草经》中收录的药物,不少带有炼丹术色彩。如《淮南子·坠形训》所神化的包括丹砂在内的五石。它们也是西汉流传的“五石丹”的主要材料,在这部本草著作中全部被说成具有所谓“杀精魅邪恶鬼”、“久服轻身不老”、“神仙不死”的功效。但其中不载黄金。晋葛洪收黄金为仙药之一,陶弘景《名医别录》始著录它能“镇精神、坚骨髓,通利五脏邪气,服之神仙”。

  从历史文献记载和炼丹术典籍以及本草著作中所反映的事实看,服食黄金确实发生在服丹之后。

  有唐一代,服食黄金之说一度备受推崇。如《张真人金石灵砂论》即列“黄金篇”为个书之首,对黄金极尽赞颂,神化之能事:“黄金者,太阳之正气,日之魂,象三魂也”。“黄金者,日之精也,为君,服之通神”(《正统道藏》清字号)。作者“蒙山张隐居”,“自开元间二十余年专心金鼎”(《朱砂篇》),系活动于盛唐时期的一位炼丹术士。他还反对服食丹砂及其飞炼产物:“光明砂、紫砂(二种优质丹砂)昔贤服之者甚众,而求度世长生者未之有也。”“窃见世人以此二砂服饵,以为七返灵丹,服之无不夭横者也”(同上)。

  道教炼丹术中的“丹”,后来不仅指丹砂,也指外观红色的所有烧炼产物,包括氧化汞、铅丹等。将汞加热烧炼,能得到红色氧化汞,炼丹术士称之为“丹”、“丹砂”。葛洪所说“丹砂烧之成水银,积变又成丹砂”,即指烧炼丹砂,最后仍可得到“丹砂”——其实是氧化汞。《神农本草经》说:“水银……熔化还复为丹”。所指也是这一反应。

  四、论铅

  铅在中国炼丹术中占有重要地位,也与“丹”有关。战国时期的《计倪子》一书已经记载:“黑铅之错〔醋〕化为黄丹,丹再化之成水粉”。说的是铅先氧化成为铅丹,再与醋作用可得铅粉。《淮南子·人间训》说:“铅之与丹,异类殊色,而可以为丹者,得其数也。”铅丹,又称黄丹,常温时呈黄橙色或红色,受热时为紫色,化学名称叫四氧化三铅。

  由于铅和汞都可以变化为“丹”,它们在道教炼丹术学说中渐渐占据主要地位。《周易参同契》主张只以铅汞为至宝大药,隋唐以降,此说大盛,以致古代亦称炼丹术为“铅汞术”。唐金竹坡《大丹铅汞论》开首即说: